七百年后

天气不似预期,但要走,总要飞。

你是一种感觉,写在夏日晚风里面

英雄主义,浪漫至死。

Remember the Name!

相关又无关。

浮生有梦三千场,穷尽千里诗酒荒。

在你的盲点里寸步不移,无论天晴或下雨 。

晚风很温柔,像巧克力一样丝滑,花期将尽,树木也愈发青翠了。未来可期,何必自扰呢。

就算下雨也是春天呀,哪来的那么多戾气。